2月29日下午,“初心不改 歷久彌堅”第十二屆推動解決塵肺病農民問題交流推進會在北京舉行。此次交流推進會由騰訊基金會、南都公益基金會、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北京大愛清塵公益基金會、北京大愛清塵塵肺病服務中心聯合主辦,多位人大代表、專家學者、律師代表、媒體朋友、塵肺農民代表及社會各界愛心人士到場參會。

1.png

  十二年來,大愛清塵一直堅持推動國家出臺相關法規政策,致力于從根本上解決塵肺病農民問題。經過多方協力合作,塵肺病農民群體獲得了一定的關注,政策推動有所進展。在今年全國兩會到來之際,我們再次聚焦中國塵肺病農民問題。

  交流推進會上,大愛清塵公共政策研究院公開了塵肺農民現狀新發現、90后塵肺患者畫像及本年度解決塵肺病農民問題相關建議案,人大代表和專家學者圍繞塵肺病農民保障機制、職業健康與塵肺病康復進行討論。

2.png

  “大愛清塵政策推動不易,但是,塵肺農民兄弟的職業病診斷之路、維權之路、醫療保障之路、生活之路更加不易?!贝髳矍鍓m秘書長方曉星說,“感謝每一位代表、委員,架起了社會議題和政府議事之間的橋梁,感謝每一位媒體人對塵肺病農民問題的報導和呼吁,感謝各位專家和老師為我們提供的智力支持,感謝每一位伙伴、同仁不遺余力的協力?!?/span>

  塵肺病,新問題舊問題相互交織交流推進會上,大愛清塵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員鐘欣美分享最新塵肺病農民生存狀況調研結果。

  塵肺農民家庭2023年的年平均收入為22392.47元,雖然相較于2019年的平均收入20639元有所增長。但在支出上,2023年他們的年平均總支出為46091.05元。相對于2019年的開支平均情況29995元明顯增加。受訪者中有八成的家庭在2023年處于入不敷出的狀態。

  調研同時發現,在大愛清塵調研的15個地區中,18項塵肺病專項政策有5項政策已經廢止,4項政策在實施上存在力度減弱、補貼遲發的情況,僅3項政策依然實行。在國家政策的各省制定落實中,門診慢特病政策僅陜西、福建、貴州、湖南在全省范圍內,將“塵肺”納入了門診慢特病。

  最后,鐘欣美分享了關于90后塵肺患者的專題調研成果。90后塵肺患者呈現出明顯的年輕化、分布廣、病程進展快的特點,同時,他們的職業健康意識依然落后?!?0后塵肺患者有三座大山,分別是就業歧視、婚戀歧視、塵肺病污名化?!辩娦烂揽偨Y說。

3.png

  五份議案,瞄準問題核心

  由于勞動保護措施缺失、用工制度不規范、職業健康檢查覆蓋率低等原因,本應享受工傷保險保障的塵肺病農民工,成為了一個特殊的“三無”群體,面臨生命健康威脅和無充分保障的困境。

  會上,秘書長方曉星分享了本年度大愛清塵為推動解決塵肺病農民問題準備的五份建議案。建議案包括取消“職業性塵肺病”定義原則、建立塵肺病患者救助保障中央專項基金、建立安全生產與職業健康聯席工作機制、新型粉塵行業及作業工種職業健康保障以及塵肺病康復站建設五個方向。五份建議案中,有大愛清塵持續關注的老問題,也有新問題。

4.png

  方曉星表示:“中央專項保障基金我們推動很多年,今年還是要繼續推。因為我們認為在現行制度、政策下,中央專項保障基金是解決塵肺病農民工保障問題的最完美的辦法?!?/span>

  人大代表響應在疾控系統工作了40年的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疾控中心主任醫師雷杰今天專程從濟南來到北京參加交流會。

5.png

  “要想解決問題必須先明確職責?!崩捉苷f:“職業健康究竟是由衛健委還是疾控中心主管?沒有主管責任就無法落到實處。塵肺病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就是由于監管主體不明朗?!?/span>

  “600萬的塵肺病患者,這個數字是不小的。如果職業健康問題得到妥善解決,全國人民的平均期望壽命可以增加0.2歲,所以做好職業健康工作對人均壽命有貢獻的作用?!崩捉芨叨日J可大愛清塵推動的事業,并愿意通過自己的渠道為此建言獻策。

  同樣首次參加交流會的全國人大代表 、山西日報特稿部高級編輯張臨山說:“這是我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履職前第一次與塵肺病農民兄弟面對面了解實情,并且在現場見到這么多醫學界,社會學界,法學界專家學者以及媒體朋友關注這么一個重大問題,在大愛清塵的感召下一起為這件有意義的事情努力,這讓我非常感動?!?/span>

6.png

  “其實,如今社會的城鄉差距和待遇區別其實并不僅僅是塵肺病。想要通過全國人大從立法層面消弭這種裂縫以及所謂不公,可能短時間內也并不見得現實,但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問題總可以一個一個地解決,就像大愛清塵提出的“能救一個是一個,能幫一點是一點!我會把各位專家的觀點和建議,從我的途徑帶到全國人大,爭取為塵肺病朋友做一點小小的事情?!?/span>

  代表、學者、患者,圍坐對話

  在圓桌討論環節中,代表、專家學者和患者們圍坐在一起進行議題討論,參會的塵肺患者代表們分享了各自的經歷及生活狀況。

7.png

  “我現在喪失了勞動能力,愛人在私人企業里打掃衛生,一個月工資1600元左右,我的低保一個月309元?!焙幽鲜〉欠饪h的塵肺患者喬大豐說: “為了不讓孩子輟學,該吃的藥我就不吃了?!?/span>

  安徽省無為市的何書龍、何生兄弟分別生于1987年和1991年。2012年左右,他們跟著父親在家里開了間裝修作坊,專門做石材切割和廚房臺面安裝。弟弟何生干活最勤快,發病也最快,24歲他就查出了塵肺病,哥哥何書龍也在2023年確診。

  早在2020年何書龍就發病了,“每天都會吐兩三次血,醫生給我下病危通知書,肺上的洞有雞蛋那么大。但是蕪湖的醫院沒有查出我是塵肺。后來我陪弟弟去上海檢查,醫生說我是塵肺三期了?!?/span>

  “同樣是塵肺病,農民工的病情比有工傷保障的企業職工嚴重得多,基本上到我們醫院治療的塵肺病農民工80%以上都是三期患者,去世的非常多。到危重癥病房沒錢治療,回家兩三天就去世了非??蓱z。而工傷保障患者的醫療費是全額報銷的?!鄙綎|省職業衛生與職業病防治研究院主任醫師鄒建芳說。

8.png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安全工程學院院長孟燕華在梳理回顧國家職業健康管理的更迭與改革過程中說:“來回的機構變動反而讓職業健康監管弱化了?!?/span>

  專門從事職業病法律維權的管鐵流律師表示:“我從2009年到現在接觸了幾百個塵肺病患者,而作為律師無法接觸到的患者,可能是幾十倍、幾百倍?!?/span>

9.png

  “職業病和一般的工傷,無論是在發現原因,表現形式,后續保障等等都是不一樣的,統一在工傷保險制度中就會出現問題。至少就塵肺病而言,幾乎完全是由于職業性的接觸所導致。以勞動關系為前提的工傷認定就會導致所有這些無謂的爭端。這就是前面大愛清塵公共政策研究看到的問題?!?/span>

  不忘初心,歷久彌新

  從2012年至今,大愛清塵已經動員百余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為塵肺農民問題建言獻策,累計提交建議案共94份。

10.png

  大愛清塵創始人王克勤在回顧大愛清塵政策推動之路時說:從“塵肺農民”概念被承認,到政策推動上的進展。各地塵肺病農民的保障比原來有改善,但程度非常微弱?!拔覀兂掷m動員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動員社會各界力量推動國家政策,就是希望推動立法,讓塵肺病農民獲得公平的、應有的生活和醫療保障,讓他們飯有所食,病有所醫?!?/span>

11.png

  最后,大愛清塵公共政策研究院揭牌儀式為本次交流會畫上了圓滿的句號。在王克勤的見證下,張臨山、方曉星與孟燕華共同揭牌。公共政策研究院的正式成立標志著大愛清塵政策研究和推動工作邁上了新的時期。大愛清塵將在議題研究、政策倡導、學術交流和社會試驗四個領域持續發力,為根本解決塵肺病農民問題和制度性遏制塵肺新發繼續深耕。



  來源:大愛清塵

  編輯:郝夢薇